鹿卿

入梦

起名废的我

之前上网查了一下,发现日本盂兰盆节的假期是以八月十五日为中心的三到七天。原谅我注意点全在八月十五日。由此而生的脑洞。

BUG肯定有,请各位看官别在意只是我的一个脑洞而已……



早晨,生物钟准时地将本田菊从睡梦中唤醒。他安静地眨眨眼睛,视线逐渐变得清晰起来。清脆的鸟鸣传入耳中,从寥寥数声到此起彼伏,门外独属于夏季草木的浓郁气息也悄然钻入鼻孔。本田菊觉得自己像是个机器人,在等待一切功能运转正常。他躺了一会,慢慢地起身,又呆坐了几分钟。

盂兰盆节的热闹到早上也没有消散,仔细倾听似乎还能隐约感受到昨夜的人声鼎沸。说起来,这个节日也是那个人带来的,可是现在……对那人来说,今天可不是什么盂兰盆节的假期啊。再者那人已经忘了这个节日了吧。

本田菊轻笑,自言自语:“清晨就开始伤感,果然是老爷爷么……”

欢乐的日子和沉重想日子撞在了一起,这样的巧合让本田菊实在不知如何是好。作为一个国家,这些事他都记得明明白白。“愿大家一切安好。”他在心里默念,不知在祈盼着什么些无法实现的愿望。

就算今天在他家算是个重要的节日,他想,阿尔弗雷德也不会KY到在今天打电话。所以,当电话响起时,本田菊还是有些发怔的。犹犹豫豫地拿起听筒:“喂,您好——”

“哦,是本田吗。”

“咣”的一声,听筒从本田菊的手中掉落,狠狠砸在木柜上。他被那头的声音吓得不知所措,任凭听筒里传来不住的询问。深吸一口气,他抓住听筒,尽量让自己的声音正常些:“您好,耀先生。很抱歉刚刚失态了。请问您有什么事吗?”

“哦,也没什么,就是想到你家待一天。”王耀淡淡地回到。

本田菊呆了半晌,王耀似乎也善解人意的不说话。他叹了口气,用双手握住听筒,小心地试探道:“耀先生,如果您是在这天寻在下的开心,大可不必……”

“在你看来我是这样的人?”王耀的语气有点冲,“我当然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!”

他不断调整自己的呼吸:“……抱歉,请您原谅。既然这样,在下实在是不明白……”

“我可是在机场和你通话的啊,这就是你的待客之道?”本田菊听见两声轻笑。自己真是,越来越不了解这个人了。罢了,也别去费心思揣度那人的想法了,顺着他来吧:“那请耀先生在机场稍等片刻,在下这就去接您。”

在机场很容易就认出了王耀,毕竟留着长头发的男人不多,更何况此时王耀没扎辫子,鼻梁上架着一副大大的墨镜,活像个半仙。本田菊恭敬地走上前,接过被王耀甩来甩去的背包,颇为无奈地唤一声:“耀先生……”

王耀将墨镜向下一拉,露出墨色的眸子:“好久不见啊,本田君!”

“耀先生,您这是想掩人耳目呢还是要引人注意呢……”本田菊吐槽道。

“走走走,去你家!”王耀大力的搂住本田菊的肩,随着一脸微妙的日本人走出机场。


两人相对无言,其实本田菊想问的有很多,譬如是什么时候来的,背包里有些什么,打算去哪里看看……可是嘴唇始终懒得动一下。他想,或许王耀也是年纪大了,很多事情不想多费口舌。两个老爷爷辈的人(耀先生能算是仙人了)在一起浪费上午的大好时光,似乎也是合理且有趣的。

院内的鸟鸣不知何时停息,清晨特有的潮湿感逐渐散去,本田菊长时间盯着门外的一株草,看着它由精神饱满变成垂头丧气,待到发觉院内的绿色已蒙上一层灰意,他才感到一股燥热从体内升腾起来。他看向王耀,对方光洁的额头上渗出薄薄的一层水。于是他起身,恭敬地询问是否需要开空调。

王耀很是惊异地四处张望,在房间的一角发现了空调,他叹道:“我以为你不会在这里装一些现代的东西。”

“耀先生说笑了,”本田菊面无表情,“现在的夏天可远不及以前的凉爽。”

王耀扯了下嘴角,咕哝一句:“也是。”接着又托着腮看向院内静止的草木。

本田菊将木门轻轻拉上,从柜子里翻出遥控器。“嘀”的一声,机械开始嗡嗡地运转。他又坐回王耀对面,发现对方还在出神地望着原来的方向。王耀微微皱眉,墨色的眼瞳里隐隐有金光流动,他紧紧抿着嘴唇,不知在思索些什么。本田菊想了想,还是不清楚该如何开口。谁知道王耀要在这么敏感的时间段做出如此出格的事情?年老任性吗?

茶水喝完了,本田菊收拾茶具,他正躬着腰,王耀一句话就轻轻飘到他耳边:“你看起来不高兴。”

他惊得差点失手砸了杯子,顿了一秒,又平静地否定道:“怎么会,耀先生您看错了。”

他听见王耀一声冷笑。

沉默地走出房间,燥热的空气却是让他感到解脱。他到底该如何招待这个人呢。在庭院里走了几个来回,脑袋里空空的,以至于在这走过千万遍的地方绊了一跤。突然,他感到眼睛一阵疼痛,汗水从眼角溢进眼眶,眼泪自然流出,他轻轻拭去,莫名觉得自己有些矫情。

在外面待的太久,耀先生该生疑了。本田菊打开房门,却不见人影。他倒吸一口凉气,试探着问道:“耀先生?”

他的话语像是大海里的一滴水,不见波纹。周围静的可怕,只有空调工作的声音暗示着刚刚有人在这里。之前的一切莫不是一场梦?这样就可以解释王耀反常的举动了。可是本田菊还是一间一间地找了起来,房间找完,再去庭院。汗水砸在地上,溅起一阵尘土。

“菊!你在干什么?”

本田菊一怔,看见王耀正扶着木栏,气息微乱,满目惊异,汗水顺着他的面庞滑下,在近午骄阳的照射下,发出灼目的光芒。本田菊在院落里望着屋檐下的王耀,绽开一个樱花般凄美的笑容:这个人永远都是这么温柔。

两人静默良久,王耀的叹息打破僵局,他招招手:“本田,你不热吗?快些进屋吧。”

进屋前,王耀的目光在本田菊故作镇静的脸上逗留片刻,意义不明的摇头。

“耀先生,午饭您作何打算?”

“你准备吗?”王耀抬眼看他。

“是……”本田菊挤出一个礼貌的微笑。

“……罢了,我不想吃。”

“……”本田菊完全不能理解王耀莫名其妙的脾气。那人也不好好坐着,右臂撑在支起的一条腿上,手里摩挲着一块白玉,像个放荡的王爷。他努力使自己冷静:“那……耀先生下午有什么打算呢?有想去玩的地方吗?”

“啊——”王耀懒懒地直起身子,像是思考了一会,又笑,“没有。你别乱想了,坐下陪我。”

原本不安的心绪更加焦躁,叫他别乱想?怎么可能!这也不要,那也不去,还摆出这种姿态,可不就是有意让自己难堪?纵是如他本田菊这般心性,也受不了这样的嘲弄。在这天,两个人相安无事,进水不犯河水不好吗?何必要见一面,让双方都不自在?

“耀先生,虽然很失礼……但”

请你不要再捉弄在下了!

“如果您没有什么事的话,还请您稍事休息后就回去吧。”

王耀仍是带着若有若无的笑意,颔首,似乎在示意本田菊继续下去。

本田菊的手开始微微颤抖,他不明白,真的不明白,王耀就这么恨他吗?不惜以这种阴阳怪气的方式也要让他不得安生?

“耀先生,我……”

“我想看焰火,你陪我。”王耀手撑着脑袋,“待会我自己出去转转,傍晚回来,就不劳烦你了。”

“……是……”

送走了王耀,本田菊如脱力一般。他倚着墙,好一会才缓过神来。


黄昏已至,本田菊迎着晚霞,脸上的绒毛都被镀上金色,鸦羽般的眼睫在金光中扑闪,精巧沉静的仿佛是来自天界的神祇。他乌黑的眸子凝视着街道尽头,直到一个背着霞光的身影出现。

“耀先生,玩的还尽兴吗?”

王耀给了他一个灿烂的微笑:“接下来我就等焰火了!”说着他就进了院子。本田菊忙追上:“不用去海边吗?”

“不用,就这。”王耀指着屋檐下方,神似当年赏月之处。

本田菊沉吟片刻:“可能视角不太好……”

“没事。”

两人并肩坐着,到月亮初升,谁也没说一句话。

直到一声轻响,盖过了夏夜的虫鸣,烟花接连在夜幕中绽放,照亮一片天空。

焰火声中,王耀听见本田菊的呢喃:“您今天太任性了。”

“小菊。”

这久违的称呼令本田菊呼吸一滞。

他转头看向王耀,撞进了一片温柔得能溺死人的目光里。

“我不会怪……”

白光在眼前乍现。

梦醒了。


本田菊惘然若失地坐着,苦笑。也难怪,只有在梦中才能听见宠溺的呼唤吧。他捂住胸口,还能感受到飞快的心跳。

“在下真的想和您看一场焰火。”

评论(8)

热度(12)